您的位置 > 首頁 > 大雜燴新聞 > 新聞正文

【同人】明日方舟同人——《再尋方舟》1

本欄目長期入口為APP端新聞頁面的第三個大圖喲!!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創

本欄目長期入口為APP端新聞頁面的第個大圖喲!!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創-標題-TAG-作者/動漫之家ID

請附帶文檔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對不予通過

投稿通過后的文章會逐步發送上線

歡迎大家前來投稿

如果遇到特別對胃口的,會有編輯姐姐來邀請你一起出本子喲~

原創同人匯總頁:點此跳轉


再尋方舟1

作者:伊東冥照

間幕一  失望與絕望

這是一個沒有希望的時代,人們看不到未來,無論在哪里都是一樣。市中心林立的高樓里,人們穿著華美的禮服,在充滿香水味的大廳里推杯換盞,紙醉金迷,似乎在享受著末日前最后的狂歡。城市邊緣的貧民窟里無家可歸的流浪者和感染者混雜在一起。生命垂危的感染者的身上源石滿布,已死的感染者者的尸體無人敢碰,只能靜靜的等待大自然分解。空氣里充滿了垃圾的酸臭味和尸體逐漸腐爛的味道,令人作嘔。邊檢站里的警察仔細的核查每一個人的身份,身份證,指紋,包裹,隨身攜帶的物品,感染病例,嚴格的就像在審查窮兇極惡的歹徒。人們一度想起了那個黑死病支配下的黑暗時代。統治者卻試圖用這段人類最終戰勝疾病的歷史來改變社會上彌漫的絕望情緒。但是誰都清楚,這個時代根本無法與那一千多年前相提并論,因為那個時代里有劫后余生的黑死病人,但從源石病爆發之初開始計算,現在已經過去了五百年,感染者卻無一例外迎來了在痛苦中病死的悲慘結局。

第一章  紛爭的年代

在切爾諾貝利淪陷之后,龍門也被整合運動摧毀,謝拉格成為了他們的下一個目標。面對日益強大的整合運動,烏薩斯帝國再也無法坐視不理,他們集結了精銳希望一鼓作氣奪回重鎮切爾諾貝利。當大軍浩浩蕩蕩的抵達那里時,他們發現那里的整合運動早已人去樓空,只留下一座破敗不堪的空城。

“聽說烏薩斯的精銳部隊正在日夜兼程向我們這里行進,”弒君者向坐在一旁的塔露拉說道,“指揮官是魏彥吾。沒想到在龍門被我們攻破之后他居然投靠了烏薩斯帝國。當年睥睨一切不可一世甚至挽救了世界經濟的大英雄、龍門的領袖現在居然成為了那個不理朝政荒唐可笑的弱智皇帝的臣子,真是太有意思了。”

“可我聽說那個人并不好對付,你覺得呢,他曾經的盟友?”塔露拉轉向一旁。

“他的確是個足智多謀的人,不光在經濟上和政治上水平極高,還是一流的軍事人才。我曾聽文月夫人說,當年還是魏彥吾的父親執掌龍門的時候,龍門曾與烏薩斯帝國之間爆發過一場激烈的戰爭。當年沒有任何軍事經驗的魏彥吾作為主帥用計謀擊潰了數十倍于己的烏薩斯的精銳部隊,還長驅直入一度攻陷了帝國的首都。后來在多方勢力的斡旋下,龍門和烏薩斯帝國簽署了停戰協定。龍門從中得到了大片的領土、大批的物資和大量的人口,一時間聲威大震,魏彥吾也獲得了極高的聲望。他此次率兵前來氣勢洶洶,再加上龍門近衛局的精銳,恐怕不是我們對付得了的。”

“哪又怎么樣,這里是我們的主場。”梅菲斯特還是一如既往的輕慢。

“可惜碎骨已經不在了,要是他還在的話一定可以與魏彥吾相抗衡。在切爾諾貝利和龍門的時候,他都提出了出奇制勝的妙計,治軍嚴格,還能以一當百,聲望又高,是這次作戰的不二人選,可惜……”w的臉上浮現出惋惜之情。

“碎骨那小子無早就看他不順眼了,一天打扮的神秘兮兮的,沒他我們整合運動照樣能屢戰屢勝。你這個炸彈女一天就會說喪氣話。”梅菲斯特不屑一顧的說到,連w的臉都沒看一眼。

“注意你的口吻,梅菲斯特。現在我們面臨的是魏彥吾率領的烏薩斯帝國精銳和龍門近衛局精銳的混編部隊,里面的星熊、陳的厲害你們也不是不知道。這是一場生死存亡之戰,對于雙方都是。現在我們應該考慮的是如何擊敗他們,而既不是追悼逝去的碎骨,更不是內部爭斗的時候!”看來塔露拉是真的生氣了。

“雖然像我剛才說的一樣,魏彥吾在軍事領域十分出色,但是他剛剛投奔烏薩斯,他的政治手段再高明也是立足未穩,更何況他與帝國之間的戰爭使得皇帝對他忌憚不已。不過好在烏薩斯帝國里面全是酒囊飯袋、聲色犬馬之徒在執掌權柄,我們在軍事上戰勝不了魏彥吾,那就換一條路好了。塔露拉,如果你相信我的話,就給我五百萬龍門幣,十箱金銀珠寶和一千源石病不太嚴重、頭腦靈活的士兵,讓我到烏薩斯帝國和哥倫比亞的首都去。一個月之內,烏薩斯帝國必敗、魏彥吾必不得好死。我們的位置隱蔽,魏彥吾想要找到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找一個合適的的形與烏薩斯帝國軍對壘。”

“你原來是這個打算。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塔露拉點點頭。

“剛才收到的新消息,哥倫比亞、卡西米爾、維多利亞、謝拉格都會派出精銳協助烏薩斯帝國作戰,其中喀蘭貿易、維多利亞的兩個財閥和一個叫做杰西卡的黑鋼干員背后的家族都表示愿意資助帝國的這次作戰。“一個通訊兵急急忙忙的沖進來對塔露拉匯報道。

“那卡茲戴爾的薩卡茲雇傭兵和羅德島之類的武裝組織呢?“

“雇傭兵表示將會繼續幫助我們作戰,不過要提高雇傭的價格。羅德島它們暫時沒有消息,有傳言說他們這次準備作壁上觀。”

“居然趁火打劫。好在混編部隊不過是一群面和心不合的烏合之眾罷了,來再多的人也沒有用。這次正好一網打盡。傳我的命令下去,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許出戰,違者立斬。“

“不管其他的武裝組織會怎么做,羅德島一定不會袖手旁觀。你要盡快做好應對他們的準備。好了,我要去收拾收拾行李了。”

間幕二  未來與過去

我是誰?我從哪來?我又要到哪去?

我總在這樣問自己,但是我什么都想不起來。他們都叫我博士,但這應該不是我的名字。我唯一確定的一點是,我與這里的人們不同。他們有的長著長耳朵,有的頭上長著角,有的長著尾巴,還有的頭上頂著光環。我卻什么都沒有,沒有鋒利的牙齒,沒有能在夜晚也看的清楚的眼睛,也沒有既茂盛又柔順的毛發。幸好我穿著一身嚴密的服裝,誰也看不到我真實的樣貌。

我似乎并不是這個時代的人。杜賓說我是在切爾諾貝利被他們喚醒并解救出來的,至于他們為什么知道我在那里沉睡、為什么要解救我,我不得而知。這個世界在我眼里已經破敗不堪,各大國之間勾心斗角,國家內部的政治勢力錯綜復雜。羅德島、黑鋼、喀蘭貿易之類的頂著各種名義,實際上卻是一個個大型的武裝集團,插手各國事務。整合運動更是一伙糾結起來的感染者中的暴徒,四處破壞,大肆屠戮,還美其名曰復仇。我只是羅德島的最高戰術指揮官罷了,不想考慮這么多。但每當夜幕降臨,總會有一封信浮現在我的腦海之中:

博士,數個星期后你將會消失,但當“你”重新回到深層時,你也許能記得你都做過什么。另外,你沒見到我的原因是我正試圖從深淵中獲取一些對PRTS有用的信息。很快就會再見的。

Closure

Closure? PRTS? 深層?深淵?這究竟是是什么?

每晚我都伴隨著這樣的疑問入睡,每天我都在這個疑問中醒來。我曾經問過許多人,Closure究竟是誰,但他們都無一例外的表示不清楚,看他們的樣子似乎是真的不知道。

這個疑問終于在一次睡夢中得到了解答。

“博士,你還記得我嗎?”一個聲音向我問道。

“你是誰?你出來!”

“我是Closure,你不記得我了嗎?”

“你就是Closure?”我問道。

“看來你不幸忘記了一切。真是頭疼啊,照這樣在這個反轉世界里我們什么時候才能找到那幾顆逆源石源啊。本來是不應該這么做的,但一旦有人察覺到了我們的意圖你卻又什么都想不起來的話,世界就真的要毀滅了。罷了,就讓我告訴你這一切吧。”

我想起來了!

第二章  失蹤

從回憶起一切的那一天算起已經有快兩個月的時間了,龍門保衛戰也失敗了。龍門淪陷,文月夫人的貼身侍衛白雪戰死,文月夫人也身受重傷,魏彥吾總督并沒有聽從他的屬下的勸告加入羅德島,反而去投靠了當年的死敵——烏薩斯帝國。

“真是一個多事之秋啊。”凱爾希坐在會議室內感嘆道,“阿米婭怎么還沒到?這種重要的高層決議會議她可是從來沒有遲到過。”

“不好了,阿米婭,阿米婭她不見了!”克洛絲急急忙忙的沖進會議室,險些摔倒。

“博士,你有派她去做什么秘密任務嗎?”凱爾希向我問道。

“她前幾天跟我說要去調查最近發現的一個位于雷姆必拓的奇美拉古代遺跡,按計劃今天應該回來了。”我說著,并試圖讓凱爾希靜下心來,“陪同她一同前往的芬昨天早上發來消息,他們最晚今晚就能到。不必擔心。”

“不好了,博士,凱爾希醫生,阿米婭失蹤了!”芬跑了進來,帶著一身的灰。

“什么?!”凱爾希驚呼,我也有些緊張。

“本來一切都很順利,我們準備今早起程返回羅德島,但就在昨天下午我和阿米婭在遺跡的深處發現了大量的源石,為了防止我得源石病,阿米婭獨自前往洞窟深處進行探索。”芬說道,“等她出來的時候左手拿著一塊石板,上面刻的似乎是她們一族的文字,而石板上鑲嵌著幾塊寶石。我在遠處叫她的名字,她似乎突然受到了驚嚇,右手的寶石掉到了的上。說來奇怪,石板掉到地上之后,地上就居然突然冒出了許多源石。”

“糟了!”我在心中驚呼。

“我問阿米婭這塊板子上寫的是什么,她說這是古代的文字,她也看不懂。當時她的表情很凝重,所以我沒有追問。等到了今早,阿米婭就不見了。”芬急的快要哭出來。

“那會不會是返回遺跡之中或者恰好離開一會兒?”凱爾希說道。

“不會的,遺跡和遺跡周邊我都找了個遍,還在營地留了信息讓她到了的話不要亂走就在原地等我。可是我從清晨一直到中午都不見她的蹤影。”

“沒辦法了,讓A4行動組前往遺跡去尋找阿米婭。”凱爾希下發命令,“由我帶隊。我不在的這段時間里羅德島就交給你了,博士。”

“好,如果阿米婭回來了我會立即通知你們。”

間幕三  希望與失望 

“博士,我們的實驗成功了!”一個研究員一邊跑著一邊高喊,似乎是想讓全世界都盡快知道這個好消息。

“好耶!”“太好了,博士!”“我們的辛苦終于獲得了回報!”研究員們歡呼著,位于切爾諾貝利的PRTS實驗室里充滿了喜悅。

“親愛的,我們成功了呢!”其中的一位女博士對一旁的男博士說到。

“這樣,我們一直面臨的能源問題就能徹底解決了。“

“那親愛的,我們應該把這種能源物質叫做什么呢?“

“讓我們的兒子來命名吧,是他發現了這種能源,也是他完成了這種能源的開采和利用的實驗。“

一時間實驗員都安靜了下來,望向我。

“這是一種新型能源,是一種類似石頭的礦物,就叫它源石好了。”

“源石嗎,好平淡的名字,一點都不浪漫。兒子,你將來真的能夠順利脫單嗎?“博士望向我。

“爸真是瞎操心。他當初不也是這樣,把每人每日活動能量的最大上限稱呼為san,一點原創性都沒有,但還是很早就跟媽結婚了,比別的那些懂得浪漫的朋友都早。“我雖然知道但我卻不敢說出來。

無論如何,當時的我們都沉浸在成功帶來的喜悅之中。

成功的消息也振奮了世人,大家都以為能源危機得到了解決,照這個樣子,過不了多久,物質匱乏的問題也能得到解決,人類就可以在外太空心無旁騖的開發殖民地了,人類也將迎來新紀元。

我也是這么認為的,但是我們都錯了。源石的成功開發利用,不是人類的福音,恰恰相反,它正是人類的噩夢。

在實驗的過程中,我們捕捉到了微弱的放射線,但它的能量實在是太過于小,甚至只比人們每天從地球接受到的輻射強度高不了多少,于是我們就忽略了這一點,以為它對人體無害,但它卻正是災難的源頭。

源石放射線的頻率十分獨特,異于所有已知的電磁波頻率,我們也正是通過這一點來尋找源石。最終我們找到了十三個主要的礦藏點,其中有五個點異于其他的點,放射線異常的強烈,于是我們深入地下一探究竟。令我們驚訝的是,這迷宮般的地下隧道里有一條道路的源石比其他地方的都要多,而且越往深處,密度越大。在隧道的盡頭,一顆類似紅寶石的晶體鑲嵌在一顆鐘乳石之中。這就是放射源。而且更出人意料的是,這個放射源只要靠近到地面的石頭,這塊石頭便會長出源石,于是我們把它稱呼為源石源。為了探明它的作用機理,也為了獲得人工源石,在實驗室里我們把它放在tokamak之中進行放射實驗。

在這五處異常點里我們總共發現了五顆顏色各異的源石源,我們把源石源一塊一塊的加入tokamak之中,一切都很順利,但當將第五塊源石源放進去的時候,意外發生了。這五顆源石源發生了頻率極高的共振,發射出的電磁波的能量激增,頓時損毀了tokamak,實驗室也被takamak中突然釋放出的能量炸毀。五顆源石源的共振頻率越來越高,就像一個加速器一樣向釋放著射線,最終覆蓋了整個世界。實驗室里的許多研究員被輻射之后突然喪失了理智,身體覆蓋滿了源石,速度、力量、攻擊性大幅提升,一時間哀嚎聲充斥了走廊。我與尚未被感染的爸媽逃出了實驗室,帶著名為Closure的AI逃出了實驗室。第二天,切爾諾貝利城中半城人遭受感染,軍隊出動進行圍剿。第三天,軍隊也全部被感染,幸存者遭受到被感染者的巨大打擊,四外出逃。第四天,城市徹底失控,國家決定使用核武器摧毀切爾諾貝利。

但這一切已經太晚了。整個世界都遭受了感染,人類開始消亡。氣候也開始變得異常,雷暴,臺風,地震,海嘯,火山噴發,各種天災不斷出現。整個切爾諾貝利城中,已經沒有多少幸存者了。強化鋼門外堆滿了感染者,連爸媽身上也開始長出了源石。

“孩子,你是我們之中最聰明的人,也是唯一沒有被感染的人,活下去,你要找到解決的方案,你要為人類找尋到希望!”

“不行,沒有你們我做不到!”

“放心吧,Closure會幫助你找到答案。我們已經快要無法保持清醒了。”

“那也不行!我們一定有辦法一起活下去!我們一起前往反轉世界!”

似乎是Closure從背后打暈了我,將我拖入到冷凍器之中。沒想到這一覺竟睡了五百年,待我蘇醒之時早已物是人非,人類應該已經滅亡了。

第三章 烏合之眾

穿過令人作嘔的貧民窟,便是烏薩斯帝國首都那些荒唐度日的豪族所在。靠囤積居奇而賺取暴利的商人、依仗家中權勢大肆兼并土地的豪族、受到祖上的蔭庇而獲得爵位的不學無術的紈绔子弟、手中握有權力肆意妄為的權臣都居住在這里。僅是幾街之隔,卻給人一種陰陽兩界不可跨越的奇怪感覺。這邊的垃圾場里堆滿了富人們吃剩的雞鴨魚肉,那邊的垃圾場里只有逐漸腐爛的尸骸。

“首相大人,有人求見。”管家對一個老年男子說道。

“不見!”

“可是人家送來了八十萬龍門幣說是見面禮。”管家 一邊說著,一邊想著許給他的三十萬龍門幣。老年男子陷入了沉思。

“本來按理說一般人是不可能直接見到我的。但是深夜前來想必是有要事相商,耽誤我的睡眠沒什么,可是萬一耽誤了國家大事,那可就萬死難辭其咎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啊?”那老年男子問道。

一頭亂糟糟的白發下是一雙早已渾濁不堪的眼睛,一口牙齒早已被煙草熏得焦黃,滿手的珠寶在燈光的照耀下直晃人的雙眼。本來還算高大的身軀,卻成了油膏堆積的支架,那肥碩的身體讓待宰的肥豬看了都自愧不如。

“沒想到這種人居然會是當年力挽狂瀾拯救世界的英雄星之王馬爾斯的子孫。”來者面帶笑容,心中卻充滿了厭惡,“社會的蛀蟲。”

“所為何事?”首相望向來者。

“在下聽說前龍門總督、現烏薩斯帝國元帥魏彥吾率領大軍將要討伐整合運動,是嗎?”

“沒錯,那又如何?”

“我個人為首相大人您感到擔憂。”

“哦?”首相望著來者,表露出不屑與恥笑,“我是文官,他是武官,他帶兵打仗,我有什么可擔憂的?”

“這正是我為您感到擔憂的地方。陛下因為當年在龍門一役烏薩斯帝國慘敗所以對魏彥吾心有余悸于是試圖討好他。魏彥吾一來就把他封為公爵,現在還讓他作為元帥統領帝國的精銳出征討伐帝國最大的威脅。如果這次打了敗仗或者無功而返的話,魏彥吾自然不會對首相大人您構成威脅。但是他一旦打了勝仗,消滅了整合運動,他就立下了不世之奇功,威望無論在國內還是國外都會大幅度提升,到時候朝中那些不服他的官員一定會唯他馬首是瞻。這還不是最大的威脅。魏彥吾已經位極人臣,如果到時候論功行賞陛下又該怎么賞賜他呢?他不是帝國的皇室,爵位上無法繼續晉升,那就只能讓他官職升遷。可是據我所知,在元帥之上的只有首相這個官職。一旦他凱旋歸來,到時候您又要怎么辦呢?”

“這,這,這,這,”,首相一改輕慢之態,內心的恐慌表露無遺,“我該怎么辦?!先生,先生此來必有良策,先生救我!先生救我啊!”他說著帶著哭腔。如果不是肥胖的身體行動不變的話,或許他現在就已經跪在來者的面前。

“真是個酒囊飯袋。這還需要我教。”來者更加厭惡這坨肥肉,卻依舊面帶微笑。

“豈敢。其實我還有一個擔憂,是對帝國的擔憂。魏彥吾本來是龍門的總督卻因為整合運動而不得不來到這里,他一定不會甘心居于人下,一定一直在覬覦皇位,肯定早已有反叛之心。這次率大軍出征,他肯定不會放過這次千載難逢的機遇,一定會發動政變奪取皇位。我聽說他與各國來往密切,還許給他們帝國的一大片領土,以保證自己的皇帝身份得到他們的承認。我覺得這一定要告知陛下才好,以防萬一。”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先生果然才高八斗,等我成功之后必不忘先生。”首相破涕為笑,滿臉的贅肉也隨之顫抖。

“抬進來。”來者向門外說道。只見兩個大木箱被抬了進來。打開,里面的金銀珠寶反復反射折射著燈光,廳堂里一時間照如白晝。

“我聽說貴公子是一位軍事天才,相信他一定能統帥三軍一舉剿滅整合運動。這一箱珠寶是預祝貴公子的凱旋的禮物。而另一箱勞煩首相大人帶給陛下現如今最寵信的妃子,告訴她我對時局的擔憂,也請她將這些告知陛下。”來者向首相行禮,“時候也不早了,就不打擾首相大人您休息了。”

“好,好,先生為了我,不,是為了國家能夠不顧自己的健康深夜而來老夫實在是佩服的五體投地。敢問先生尊姓大名,我也好向陛下舉薦人才。”

“您的好意我心領了。我生性放蕩不羈,志在山水之間,只是看您宅心仁厚受到百姓的愛戴,又因為魏彥吾的野心將攪亂帝國,百姓無法再像現在一樣安居樂業才特此前來。一切都拜托首相大人了,我堅信您一定能懲治奸佞,保護百姓。在下就此告辭。”

首相親自將來者送到門外,又派人將他送回酒店。

“事情辦得如何?”她向首相府的來者問道。

“一切都很順利。您真是神機妙算,一切都像您說的那樣。”

“知道了。你也趕快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趕往哥倫比亞。”

“是,屬下告退,祝您晚安。”

間幕四  失落的歷史

奇美拉一族有一個代代相傳的傳說。

據傳奇美拉一族曾建立過一個宏偉的神廟,神廟里有一塊用奇美拉文字寫成的石板,石板上記錄了奇美拉一族的歷史和一些其他的東西。但突然有一天,神廟消失了,就像憑空蒸發了一樣,那塊石板也不見蹤跡。

人們并不清楚這究竟是否是真的,所以總會有幾個好事者去尋找傳說中的神廟和那塊石板,但無一例外均無功而返。于是人們慢慢失去了興趣,這也就徹底成為了一個傳說,沒有人當真。

其實傳說在流傳的過程中漏掉了一句話,那就是這座神廟并沒有被摧毀,只是被人隱藏,它將在合適的時間再度出現。

第四章 不該存在的石板

在前往哥倫比亞的路上,一位少女拿出了石板,繼續完成這最后的解讀。頭頂的一雙長耳是她最明顯的特征。臉頰旁的長劉海,和一根快要拖到地上的長馬尾辮,與她那稚嫩臉龐相映成趣。衣服那過大的尺寸仿佛訴說著這件衣服不曾屬于她的事實。即便如此,這件衣服應該也被她在仔細的打理,不少細節都經過改造,而時間的痕跡也多有殘留。

“阿米婭大人,接下來怎么辦?”

“一切按計劃進行。”阿米婭頭也不抬一下。

“原來是這樣嗎。”阿米婭終于完成了石板的解讀。由于她先解讀的是相對好理解的后半部分,所以不得不從頭到尾重讀一遍。

泰拉世界并不適合我們,我們也并不居住在這里,這里是我們所居住的世界的反轉世界。奇美拉一族和這個世界的其他種族一樣,都原本有著比現在要長遠的多的歷史。我們的科技發達,制度完善,經濟繁榮,生活幸福。

但是地球上的資源日漸枯竭,而如果從其他星球運輸資源會得不償失,于是我們試圖尋找一種方法去一勞永逸的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嘗試了幾百年卻都失敗了。但是我們從未放棄過希望,直到那位天才的出現終于找到了這個困擾了我們幾百年的難題的解決方法。

這位劃時代的天才發明的方法就是去尋找白洞將黑洞巨大的能量加速釋放。他成功了。與此同時,他還發現從白洞中獲取的能量的品質很好,密度高到難以想象,于是他就將這種能量轉化為了實體物質以此保存能量。而另一位研究者在他的基礎之上找到了將能量轉化為需要的物質的方法。地球上能源與物資枯竭的問題徹底被解決。

但是神認為這是對他的褻瀆,于是他警告我們,叫我們不要去這么做。我們無心冒犯,于是苦苦哀求神解決地球資源日益枯竭的問題并向他保證我們會放棄我們的技術。但他拒絕了。于是我們決定鋌而走險。

終于有一天,神察覺到了這件事。他大怒,并通過天使向我們宣告末日的來臨。于是我們決定把他拉下神位。雖然我們戰勝了所有的天使,但神的力量太過強大,我們失敗了。

于是我們的世界被毀滅。

不知道為什么神只是把我們流放到了反轉世界,也不知道為什么他抹去了我們的記憶和我們創造的一切,卻漏掉了奇美拉一族中的我們幾個。后來我們才明白,那時他已經元氣大傷,只好把我們放逐到原本天使所居住的世界。

元氣大傷的神不得不靜養以恢復力量。他的力量來源于真理。為了防止有人得到他的力量,他并沒有將力量全部寄存在單一的世界之中,而是光明的力量存在在原本的世界,而將黑暗的力量存放在泰拉。他斷絕了兩個世界之間的通道,還創造了時空間狹縫。狹縫里面的時空關系被倒置,使得處在那里的人可以在時間里進行移動,而空間上卻被固定。換言之,在狹縫里的瞬間,在這兩個世界看來,都是永恒,沒有人可以穿越時空間狹縫。

但這并不是絕對的,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和能量,就能趁著神的力量還沒完全恢復之前突破它,這就為我們重返家鄉提供了可能。總有一天,這邊的世界也會像地球一樣面臨資源枯竭的問題,也總有一天會去尋找解決方案。到那時,所有人都會面臨滅頂之災。所以唯一的解決方案就是得到神的力量。

我們幾人花了近乎一生的時間才找尋到神的力量的線索。神的力量是以物質的形式保存下來在世界各地。而保存神的力量的地方往往會生長一種石頭,顏色很奇怪。我們之中有一個人的腿被這種石頭劃破了,沒想到他的身上開始慢慢長出這樣的石頭,最終在痛苦中死去。我們帶著他的遺骸繼續探索,但是那個負責搬運他的遺骸的人卻也莫名其妙的患上了這種怪病,死去了。我們又換了第二個人,也是這樣。于是我們不得不燒毀他們的尸體。在一個洞穴的盡頭,我們發現了一塊寶石。它散發出超乎尋常的力量。與神無數次交手的我們清楚,這就是神的力量,不過只是一部分。我們窮盡一生,只找到了三顆。于是我們把它們鑲嵌在石板中。

我們急切的想要回到故鄉,于是其中法術造詣最高的人就試圖通過這塊寶石來解決我們所面臨的困境。但是???(石板破損,無法辨別)于是我們的出結論,必須???。但獲取力量之后會有兩種可能的解決方案。第一種是取代神成為新的主宰,去重塑兩個世界,但這就必須???;而第二???。或許第一種解決的更徹底,但是卻比第二種危險的多。

當我們得出這些結論時已經年老體弱,而且現在的條件并不成熟,所以我們幾個決定修建一座神廟,將我們的歷史和我們的結論都刻在上面,然后我們用技術將它隱藏起來然后再將所有的一切舍棄以免神發現我們沒有被抹去記憶的事實。等到時機成熟,自然會有人發現這塊石板,我們希望那個人會是奇美拉一族的后裔。

“為了拯救大家,為了拯救泰拉世界,成為神,我要成為新世界的神!”她握緊了手中的三顆逆源石源,再一次堅定了她的決心。

第四章  奇襲

(1)

在Closure的幫助下,我在羅德島的幫助下取得了兩顆逆源石源,但我并沒有告訴他們這兩顆的用途,只說這或許能幫助我們進一步了解源石。我不能告訴他們。但是總剩下的三顆卻杳無音信。Closure找到了三處逆源石源應該存在的地方,但是洞窟的深處卻什么也沒有。我開始懷疑逆源石源的數量是不是僅有兩顆。但從理論上講應該是還有三顆。

“找到了,找到了,我們找到阿米婭了!”卡緹一邊喊著一遍從門外沖進來。

“她現在在哪里?”我問到。

“不知道,”卡緹拿出了幾張照片,“這是我們在哥倫比亞拍到的。”

沒錯,照片上的人的確是阿米婭,她左手拿著石板,遮擋住了右手。但她為什么會出現在哥倫比亞?

“這些都是你拍的嗎?”

“不是,是玫蘭莎拍的,當時我正在路對面,”卡緹若有所思,“對了,博士,阿米婭手中拿著和咱們在源石礦深處找到的寶石一樣的寶石,只是顏色不同罷了。”

“有幾顆?!”

“我想想,貌似是三顆。”

果然是五顆嗎。看來那三處的逆源石源應該是被她取走了。這不可能,只有我和Closure知道逆源石源的存在,她為什么會知道。那塊石板上究竟記載了什么!

“糟糕了呢,博士,這樣下去可就沒法完成任務了。”Closure用腦電波向我傳達到。

“凱爾希醫生和其他人呢?”

“都回來了。博士,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辛苦了。”凱爾希走了進來。

“你們和她交談了嗎?”

“沒有,因為她的周圍有很多感染者。我們不敢輕易靠近。本想找個機會與她交流,但是僅僅過了一個晚上,她們那群人就不見了。”

咚、咚、咚。

“請進。”

“原來是安潔莉娜啊,是整合運動哪里有什么新動向了嗎?”我望向她。

“是,是的。”,安潔莉娜怯生生的回答道,“整合運動已經全員出動,現在基地只留下少量看守的人員。不過還有一個情報不知真假,似乎整合運動也獲得了三顆與我們得到的寶石一樣的寶石,就存在整合運動的總部的最高層。”

“這是千載難逢的時機,絕不能讓整合運動拿到它們禍害世界。讓全體干員迅速做好準備。還有通知一下黑鋼、深海獵人、S.W.E.E.P原型,使徒、格拉斯哥幫、萊茵生命、喀蘭貿易、烏薩斯學生自治團和那些表示愿意參與此次作戰的成員,立即到羅德島集合,準備出發。”

(2)

“不知陛下緊急從前線召回臣下所為何事。”烏薩斯帝國首都的皇宮內,魏彥吾跪在臺階之下向高高在上的皇帝問道。

 “你自己看吧。”皇帝說道。

一封信被重重的摔在魏彥吾的臉上。魏彥吾打開,只見上面這樣寫道:

至尊敬的未來的烏薩斯皇帝魏彥吾陛下:

         哥倫比亞、卡西米爾、維多利亞、謝拉格經過商議,決定同意你的要求。我們將會在你成功發動政變后立即承認你的合法地位。而我們也已經按你的要求將我們的精銳派遣至你的軍中助你一臂之力。祝愿你的計劃能夠一帆風順的實施。我們也都相信你一定不會食言。

                                                                                                                                         哥倫比亞、卡西米爾、維多利亞、謝拉格

                                                                                                                                                             X 年、X月、X日

只見信上還赫然加蓋著哥倫比亞的國璽。

“這下你還有什么好狡辯的?”

“這一定是小人對臣下的誣陷,臣下向來對陛下忠心耿耿,請陛下明察。”

“那為什么上面有哥倫比亞的國璽,”在一旁的首相突然開始發難,“還有在這封信發出的時候的確他們都派出了士兵表示要協助作戰,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他們出兵協助作戰是在這封信發出之前。而這封信名義上是四股勢力所聯合發出,但卻只有哥倫比亞一國的國璽。陛下,臣下以為這一定是有奸佞與哥倫比亞勾結陷害臣下,請陛下務必徹查此事,早日鏟除奸邪!”

“我知道的,總督大人,”首相趕忙打斷魏彥吾,“你一直都是在龍門當最高領導人,你肯定不甘心居于人下。而當初你率軍與帝國作戰僥幸獲勝,早就不把陛下放在眼里了。陛下,這件事證據確鑿,明顯就是魏彥吾起了不臣之心,不,應該說他一開始就是狼子野心,用這來回報我們收留他的情誼。這種人就應該立即處死以儆效尤!”

“所言極是。來人,把魏彥吾拖出去,立即腰斬!”皇帝下了最終的判決。

“陛下,臣下無罪!”

(3)

“大人一定能旗開得勝,剿滅整合運動都不費吹灰之力。”“是啊是啊,虎父無犬子,首相大人的兒子您一定是人中龍鳳,這次我們一定能大獲全勝。”深夜的軍營中,許多將領都圍在首相的長子身旁不斷的諂媚不停的敬酒。

“哈哈哈哈,借諸位吉言,借諸位吉言。到時候我富貴了,一定不會忘了大家。”他已經徹底喝醉了。

“大人就是氣度非凡!”

“不,不,不好了,”一個通訊兵急忙跑入。

“有什么不好的!閉上你的臭嘴。”

“可是,整合運動已經殺過來了!”

“什么?”

一聲巨響。

“不好了,他們已經突破了軍營正門!”

“手底下的都是干什么吃的?!快點去打仗啊!”

“可是大人,整合運動實在是太過強悍。”

“不好了,整合運動已經快要攻到這里了!”

酒會上的軍官們本來因為酗酒而變紅的臉頰突然變得煞白,如芒刺在背。他們都望向首相之子。

“我,我,我去想想辦法,大家,大家先頂住。”首相之子立馬離席。不一會,之間他駕駛著軍車直驅機場。軍官們也都坐不住了,也顧不得他們的情人秘書們,紛紛效仿首相之子,向機場飛速逃去。

失去了指揮官的軍隊軍心渙散,士兵們爭相逃命。那個晚上數倍于整合運動的聯軍潰不成軍,一瀉千里。戰場上伏尸百萬,血流千里,尸體堵塞了河流。聯軍士兵凄厲的哀嚎聲在戰場上久久回蕩。

本文標題: 【同人】明日方舟同人——《再尋方舟》1 新聞轉載自網絡,不代表本站立場,如若有問題請聯系管理員,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rhfpp.live/dazahui/46745.html

為您推薦的相關新聞

辽12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