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大雜燴新聞 > 新聞正文

【同人】明日方舟同人——《再尋方舟》2

本欄目長期入口為APP端新聞頁面的第三個大圖喲!!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創

本欄目長期入口為APP端新聞頁面的第個大圖喲!!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創-標題-TAG-作者/動漫之家ID

請附帶文檔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對不予通過

投稿通過后的文章會逐步發送上線

歡迎大家前來投稿

如果遇到特別對胃口的,會有編輯姐姐來邀請你一起出本子喲~

原創同人匯總頁:點此跳轉


再尋方舟2

作者:伊東冥照

再尋方舟1

間幕五  致命的對白

“沒想到你已經了解了這么多的資料,你的祖先還真是厲害。”

“可他們還是比不上他。他在在短短的數天之內就察覺到了這一切。”

“可是我們并不知道真正的解決方法。”

“這塊石板上有記載,你可以看看。”

“……這塊石板上的破損之處應該也記錄著什么信息,不去做調查嗎?”

“石板上現存的內容所傳達的信息,已經夠了。”

“……”

“怎么樣,你要幫助我完成這項計劃嗎?幫助了我也就等于幫助了他。”

“我們還是應該跟他說一下。”

“按照我對他的了解,他是絕對不會同意的。我們只能在最后實行之時告知他,逼迫他加入我們。”

“你說的有道理。”

“那就這樣執行吧。”

第五章  惡化

黎明來臨前的時刻最為黑暗,整合運動總部門口的哨兵昏昏欲睡。本該沒人的大樓里卻亮著許多燈。以羅德島為主的混編干員和部隊已經快要接近總部,只待一聲令下便要開始強攻。

“整合運動的總部,分為四層,相鄰兩層與連接這兩層的樓梯都形成了Z型。”在急行軍的路上地靈向我講解著整合運動總部的結構,“每一層樓梯間的出口與這一層的正門相連接,而正門正對的是通向更高一層的樓梯間的入口。兩旁是用墻壁分割出來的辦公室,連接兩個大門的通道是惟一的。”

“也就是說樓梯之間并不相連,而通往另一層的道路是唯一的。那這些用來分割的墻有承重墻嗎?”我問地靈。

“沒有。”

不多久我們就到達了整合運動的總部。看到門口的守衛昏昏欲睡而大樓里燈火輝煌,我不禁長嘆一聲。

“真是太可惜了,我們來晚了。”我小聲對一旁的凱爾希和銀灰說道。

“為什么?現在整合運動全員出動,總部正是最空虛的時候。更何況門口的守衛昏昏欲睡,看守如此疏漏。”凱爾希不解的問道。

“本來不應該有燈光的大樓里卻亮著,你不覺得很奇怪嗎?”我對她說道。

“這應該是他們的疑兵之計。我也經常使用。”本來默不作聲的銀灰突然開口。

“不對。總部里存放著如此重要的寶石,一定不可能守備如此松懈。而大樓的燈光一定是他們為了營造他們在用疑兵之計的假象來引誘我們上鉤。”

“說不定寶石被他們帶走了。”

“總部無人,沒有寶石,這次奇襲最終就變成了簡簡單單的殺人放火,派幾個行動組和幾個高級資深干員就完全可以勝任,根本沒有必要這樣興師動眾。所以說,我們來晚了。”

“博士,我并不同意你的觀點。”銀灰一邊說道一邊傳令下去,“謝拉格,準備突襲。”

“銀灰!我知道整合運動里殺害你父母的兇手,但是別沖動!還有,我才是這次作戰的最高指揮官,我認為不宜作戰,不許突襲!”

“博士,你的確是羅德島的最高戰術指揮官。可我們只是盟友。這里的謝拉格軍隊我說了算。”

就這樣,銀灰率領初雪、崖心他們浩浩蕩蕩的向總部殺去。

“全員跟我轉移陣地。”我開始下達命令。

突然我看見了陳長官。我以為產生了幻覺。

“總督去世了,博士,凱爾希醫生。”陳長官向我們說道。

“怎么會?你們不是去投奔烏薩斯帝國而且他應該是這次帝國軍隊的總指揮啊?!”我們都驚呆了。

“有人和哥倫比亞勾結誣陷總督說他表面是討伐整合運動實際是為了發動軍事政變奪取皇位,還和哥倫比亞等私下達成了協議。于是他就被那個昏庸無能的皇帝腰斬了。”

“那聯軍和整合運動的作戰結果呢?”

“難道你們不知道嗎?聯軍潰不成軍,整合運動大獲全勝。他們還把聯軍士兵的尸體疊成了十幾座京觀。”

“不好!一定是他們封鎖了消息。”我心中暗想,“不過或許整合運動正在回師的路上。”

“這是什么時候的事?”

“三天前。”

“糟糕,謝拉格有危險!”凱爾希驚呼。

“傳我命令,全軍突擊!讓天火和遠山做好準備,優先破壞所有的分隔墻,然后我們再前進。”我對傳令兵說道,“還有,陳長官,請你率領近衛局參與這次作戰。但是如果你拒絕的話我們也不會勉強你。”

“我們會參與你們的作戰,為了總督和龍門的所有人。”

第六章  重逢

(1)第一層

剛還是一片死寂的整合運動總部內突然變得嘈雜,只見大量全副武裝的謝拉格士兵涌入總部之中,喊殺聲震天,走廊里隨處可見整合運動士兵的尸體,原本潔白的墻壁也被鮮血染紅。

而沖在最前面的是謝拉格的最高統帥——銀灰。從目睹父母被殺的那一刻起,他的頭腦中就充滿了復仇的欲望。自幼失去父母的他是家中的長子,失去了父母的呵護,面對謝拉格的政治局面,他不得不帶領著兩個妹妹出逃,一直過著風餐露宿的生活。終于有一天,他重返謝拉格,重新奪回了政權,他的妹妹初雪也成為了喀蘭圣女,兄妹三人正準備向當年害死自己父母的仇人發起復仇時卻發現他們早已投靠了整合運動。但那時的他們并沒有實力向整合運動發起挑戰。于是銀灰隱忍不發,臥薪嘗膽十數年,只為有朝一日手刃仇人。而現在距離復仇只有一步之遙,于是以往的那個睿智的謝拉格最高統治者變成了現如今毫無理智的殺戮機器。他近乎瘋狂的沖向整合運動,手中武器揮舞不停。而他的兩個妹妹——初雪和崖心 也好不到哪里去,也在向前猛沖。

瘋狂的復仇者軍團很快的攻下了總部的第一層。

“什么最杰出的戰術指揮官,根本就是草包一個!”銀灰罵到。

“哦?我倒是不這么認為。沒想到只有你們謝拉格一支軍隊,真是太遺憾了。沒想到那個人還是蠻有兩下子的,居然能識破阿米婭針對他設下的重重圈套,看來阿米婭還是不夠了解他。” 梅菲斯特還是一如既往的傲慢,“不過無所謂。殺死了一個魏彥吾,逼跑了龍門近衛局,徹底打垮了烏薩斯帝國,也讓許多勢力元氣大傷,還能順帶一次性消滅謝拉格,這次作戰的目的也就差不多都達到了。”大量的整合運動的精銳突然從兩旁本來大門緊鎖的辦公室沖出,將銀灰他們團團圍住,使他們進退不得。

“切,只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一定是整合運動把你留下來保衛總部而已。大家不要怕!隨我一同剿滅這群烏合之眾!”銀灰一邊高聲呼號,一邊奮勇廝殺。

“真有趣,我最喜歡看垂死掙扎的小老鼠了。”

銀灰覺得整合運動的士兵并沒有越殺越少,反而是越來越多。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判斷有誤。面對越來越多的整合運動士兵,銀灰想要率眾突圍。他望向門口,發現源源不斷的整合運動的士兵從門口涌入。“只能前進了。”

“大家跟我一起向前沖鋒,不要停下!”銀灰對謝拉格的士兵大喊。

銀灰依舊沖在隊伍的正前方。

“啊呀呀,這可不行。塔露拉交代給我的任務就是在這里將你們全部截殺。與其痛苦的被我殺死,不如你們就地自盡吧。” 梅菲斯特擋在了銀灰前進的道路上。

“去死吧,雜修!”銀灰大吼道,揮動著手中的武器重重的向梅菲斯特的要害處刺去。

“真是有趣。”梅菲斯特擋下了他的進攻,反手一擊劃破了銀灰的外衣。

就這樣,疲憊不堪的銀灰和精力充沛的梅菲斯特鏖戰在一處。雙方你來我往,兵器之間激烈碰撞,迸射出火花。見狀初雪和崖心也加入了戰團。初雪在一旁搖動手中象征神靈的鈴鐺,試圖削弱梅菲斯特的攻擊力和防御力并降低他的速度,崖心用鉤鎖不斷的向銀灰和初雪身邊的整合運動士兵進攻,也在進攻的間隙嘗試著去勾住梅菲斯特。他們已經感到有些疲乏了,但是梅菲斯特卻很享受。“啊哈哈,這就是謝拉格最強的三兄妹嗎?再猛烈一些啊!啊啊啊啊,太爽了!”

“難道就到此為止了嗎?可惜大仇未報啊。”銀灰內心感到一陣凄涼。

“不好了,梅菲斯特大人,羅德島一干人等突然出現,已經攻入總部了!”

“來的越多越好,越多越刺激,越多越爽啊!” 梅菲斯特已經難以抑制心中的激動,“告訴大家,對于羅德島那個平常打扮神秘兮兮的戰五渣最高戰術指揮官誰也不許動手,那個人是那頭是驢是兔子都讓人難以辨認的羅德島的二五仔點名要活捉的對象。”

“是……啊!”還沒等傳令兵回答完,一把劍已經穿透了他的腹部,鮮血淋漓。“梅菲斯特,我來做你的對手!”說罷滿身整合運動士兵鮮血的玫蘭莎揮劍向梅菲斯特刺去。“喲,這不是維多利亞的大小姐嗎,沒想到居然像個鄉下悍婦一樣,啊哈哈,有趣!有趣!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 梅菲斯特雖然嘴上這么說,但已經明顯開始有些招架不住。

“已經不能讓銀灰他們三個再跟梅菲斯特戰斗了,他們現在根本無力抵擋。”我對凱爾希說道。

“現在你才是最高指揮官,我們都服從你的命令。”凱爾希回答道。

“A4行動組及其下屬部隊、格拉尼、夜魔、調香師、蛇屠箱、嘉維爾留下!刀夜、蛇屠箱、夜魔負責進攻梅菲斯特,嘉維爾負責專門治療刀夜他們,調香師負責救助傷員,玫蘭莎,銀灰三兄妹和剩下的所有人跟我走!向第二層前進!”我傳令下去。

“盟友,你們不是拒絕作戰的嗎?”銀灰望向我。

“盟友有難,我們自然應該伸出援手。”

“對不起,博士,我們當初不應該那么沖動。”初雪向我道歉。

“真的很不好意思,讓大家陷入這種境地。”崖心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

“謝謝你們的幫助,這份恩情我們謝拉格永遠不會忘記。”銀灰向我們深施一禮。

“好了,趕快向第二層進攻吧。”

(2)第二層

在羅德島眾人的奮戰下,大部隊終于來到了第二層。推開第二層的大門,面對我們的還是滿屋的整合運動。

“梅菲斯特那個廢物,開作戰會議的時候不是很瞧不起我和碎骨嗎?在分配剿滅羅德島的任務的時候還信誓旦旦的說什么一定會把他們全部埋葬在第一層。”w罵道。

“看來你們是擊倒了梅菲斯特啊。” w 說道,“他是我們之中最弱的菜雞,你們可要做好思想準備了!給你們點時間,趁現在,主動把脖子亮出來。這樣我可以考慮一下給你們個痛快。要不然你們就準備在痛苦中死去吧!”

沒等他說完,拉普蘭德已經沖上前去掄刀向w 砍過去,大喊著“德克薩斯做得到嗎?”

“智障!”吃完了手中的pocky的德克薩斯也拿著刀加入了戰團。

“啊呀呀,她們怎么都沖上去了。義人,我想參戰。”能天使望向我。

“沒問題。”

“不過打完這場仗,你可得請我吃蘋果派!”

“放心吧,我們羅德島會請你吃到吐的。”凱爾希說道。

“杜賓,行動預備組A1,A6及其下屬部隊、安潔莉娜、Lancet-2、地靈、遠山、白金留下來,其他人向第三層進攻!”

“呀嘞呀嘞,你們可不能再向前走了哦。”突然一把刀從背后向我襲來,看來是弒君者。

“博士小心!”閃靈用她手中的法杖襠下了這一擊。

“雖說那只矮兔子要活的,但是根本不可能嘛。我給她帶個全尸回去她應該不會介意。”弒君者拿著刀猝然刺向我懷中。

“休想得逞!”星熊大喊著。她沒有也無法擋住快要刺入我的腹部的刀刃,只好直接將般若旋轉著砸向弒君者。弒君者不得不反身拿刀擋住般若,我則趁機撤身向后。

“哦吼,不愧是龍門的督查。”弒君者不禁感嘆。

“不愧是有著最強暗殺者之稱的人。必須要小心提防她。”

“諸位!”我大聲喊道,“弒君者已經出現在第二層,請大家務必小心!”

“烏薩斯學生自治團留下看住弒君者,不可以讓她隨意移動。”我對身邊的凜冬說道。

“知道了。”

“博士,大批的整合運動士兵堵在樓梯處,我們無法前進。”

“堵在樓梯?也就是說他們密集的集中在一起而且無法及時進退,一旦陣腳一亂就會自相踐踏。是個好機會!”我說道,“遠山,白雪負責對樓梯的進攻,暗索、崖心盡可能打亂他們的陣型造成混亂。”

她們迅速前往樓梯間。

“喂喂喂!你們當我不存在的嗎?未必太小瞧我了!”w 很生氣的喊道。只見一個集束炸彈被拋向了遠山她們。

“讓我來吧!”阿消沖上前,高壓水槍中噴射出的水將集束炸彈噴向了整合運動的士兵。只聽碰的一聲巨響,許多整合運動士兵被炸成了灰。

“看來有點本事嘛。那這你要怎么辦呢?” w 拋出一連串的手雷。

“不好!阿消,你快撤回來!”凱爾希大喊道。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此時寒光一閃,所有的手雷已經在空中炸開。只見閃靈站在那里,手里卻拿著一把劍,臉上卻表露出痛苦與厭惡的神色。我現在才知道,原來她手里的不是法杖,而是一把在劍柄處鑲嵌了一塊源石的劍。為了不讓我們發現,于是她用一塊布包裹了劍身只露出可以施術的劍柄。

“謝謝你。”阿消對閃靈說道。

“你們究竟在干什么?連個w 難道都看不緊嗎?”這一點也不像平常的閃靈。

“對,對不起。”安潔莉娜趕忙道歉。杜賓等人趁勢將w 團團圍住使她無法再將炸彈扔向其余人。

“星熊、陳長官、清道夫、塞雷亞和烏薩斯學生自治團,弒君者就交給你們了。末藥、赫默、安塞爾,你們留下來負責治療傷員,尤其注意w 那邊!”我一邊說著,一邊趕忙跟上凱爾希她們,向樓梯間走去。

(3) 第三層

在二三層之間的樓梯間內,在遠山和白雪的進攻下,大片的整合運動的士兵就像被收割的小麥一樣大批量的倒下。暗索和崖心從樓梯的高處將人勾住然后向下猛拉,大量的士兵就在后排士兵的拖拽和擁擠之下跌落下來。不久,樓梯間就被肅清了。

“我感覺到氣溫在明顯的下降。好冷。”凱爾希說道。

“是醫生你辦公室坐久了,這根本一點也不冷。”天火在一旁嘲諷道。

“都說小孩子是風之子,看來所言非虛。”遠山在一旁打趣道。

“越往樓上走氣溫越低,三樓樓梯口的門都已結冰了。”我說道,“看來整合運動這次真的是布下了天羅地網,決心要將我們一網打盡。”

“你這個混球,哪里跑!你給我站住!”突然,走在隊伍最前列的崖心像瘋了一樣向前狂奔。

“崖心!快回來!不要做傻事!”銀灰喊道。初雪也急忙趕上去,搖動手中的鈴鐺,試圖把崖心的速度降下來。

但當沖到三樓門口時,他們兩個人都愣住了。“納命來!”銀灰大吼道。“神啊,感謝您讓他們落在了我們的手里。今天,我就要為我的雙親,為我的族人報仇!”初雪不再阻攔崖心,反而也沖了上去。

“不好,是陷阱!”我驚呼,“快回來!前面是雪怪!”但是已經攔不住他們三個了。

“霜星大人,我已經完成您交代的任務了。”那個被三兄妹瘋狂追殺的人氣喘吁吁的說道。

“很好。接下來還有一個任務交給你,就是瓦解謝拉格的斗志。”

“什么?”

沒等他反應過來,霜星一把握住崖心拋來的鉤鎖,綁在了那人的身上。

“霜星!你居然!你這個蛇蝎心腸的女表子!早知道我就不該相信你們整合運動!”

可是說什么都已經沒用了。那人已經被拉到了三兄妹的面前。

“對不起,我錯了,我對你們表示深深的歉意。我當年沒有想要殺害你們的父母,都是小人挑唆,跟我沒有關系。請你們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吧,你們想要什么我都答應你們。”那個向三兄妹跪下,痛哭流涕。

三兄妹一同緩緩舉起銀灰手中的刀。那人望著那把緩緩舉起的刀,身體瘋狂的顛顫著,不斷向他們磕頭,一時間血流滿面。可是兄妹三人不為所動。他們將刀舉到最高處,然后重重的砍向那人。一瞬間那人的頭顱被砍下,從頸部噴出的鮮血染紅了三兄妹的衣服。謝拉格的士兵和銀灰的那只雪雕一哄而上,將那人的尸體剁成了肉醬。淚水如同泉涌般劃過三兄妹的面頰。

“現在還不是感動的時候,帶上這顆人頭等回去了再在父母的靈前祭拜。”銀灰說道。初雪和崖心點了點頭。

“切,失算了嗎。”霜星說道,“雪怪小隊,給我上!”

一聲令下,一群穿著詭異的術士向我們攻來。他們的口中誦念著只有他們才了解的咒文,揮動著法杖。一時間整個大廳內寒風呼嘯,暴雪肆虐。

“盟友,你們走吧,這里交給我們。”銀灰擦干了淚水,對我說道。

“可以嗎?謝拉格剛才在一層獨自鏖戰了那么久。”

“沒問題的。謝拉格的士兵都是在霜雪中長大,有著一般人無法比擬的體力,而且越是寒冷我們戰斗力越強。”

“那好吧。不過霜星只有你們三個是對付不了的。這樣吧,使徒、霜葉、龍門近衛局、黑鋼、深海獵人全員留下!小心凍傷!壓制雪怪小隊,使暴風雪停息,然后全力進攻霜星。雪怪小隊一時半會是無法打倒的,只要打倒了霜星,他們便會不攻自破!”

我又轉身對天火和遠山說道:“你們什么都不用管,只需要對著敵人盡可能輸出就行。等到暴風雪停下,遠山,你負責封鎖霜星的行動。天火,你只需要負責對霜星進行輸出,別的事情交給其他人。”

“剩下的人,跟我往上走。上面就是最后一層了!打倒塔露拉整合運動就會作鳥獸散!我們就不必再四處征討了!勝利就在眼前了!”

“你不但攻擊力低,腦子也很差,你究竟是怎么當上最高戰術指揮官的。你覺得你有本事通過我這里嗎?還不斷分兵。”

“你錯了。整合運動看起來人多勢眾,實際上就只有梅菲斯特、w、弒君者、塔露拉和你這幾個干部在防守總部,我們看似分散,實際上是在用大量的干員圍攻你們五人,你們的手下根本不值一提。”

“哦?只有我們五個人嗎?”霜星突然開始笑,“即便你們擊敗我和塔露拉,你們到時候也會精神崩潰吧。”

“別理她。”銀灰向士兵們喊道,“勝利就在眼前!”

在眾人的苦戰之下,暴風雪算是暫時止住了。此時遠山和天火就像我安排的一樣,一個負責封鎖她的行動一個負責輸出。但我低估了霜星的實力。

“你們要去哪里?”就在我們從她身邊通過時,一個巨大的冰棱撞向我們。閃靈不得不再次拔出劍,將其劈碎。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雖然被切斷,但是冰棱掉在地上仍凍結了地面。沒辦法,我只能把夜魔和夜煙也留下 來保護眾人前進。

“要是阿米婭在就好了,”凱爾希說道,“她一定可以和遠山一起壓制住霜星。”

我的心中不禁一緊。

“博士,接下來就要面對塔露拉了,請帶上我吧。”閃靈突然這樣對我說道。

“可是,這…”

“沒問題的,博士,我們可以承擔起閃靈的職責。”臨光對我說道,“接下來要面對的整合運動的領袖塔露拉,完全不是霜星之類可以比擬的。閃靈既擅長治療,也是一位劍圣,是面對塔露拉必不可缺的。”

“可是我看她在用劍的時候很痛苦。”

“沒事的,博士,不必擔心我。”

“那好吧,但是不要勉強自己。”

(4) 頂層

如果把第三層比作寒霜的獄的話,那么這第四層就一定是熔巖地獄了。光是站在這一層的大門前就能感受到熱浪迎面撲來,而大門本身更是燙的讓人不敢觸摸,只得讓重裝干員將大門推開。與前幾層截然相反的是,這里根本沒有士兵。只見一張巨大的辦公桌后面擺放著一把背對我們的辦公椅,辦公桌的茶幾上放著兩杯茶和幾袋打開的零食,食物渣滓撒了一地。

“說了多少遍,吃完記得把地掃了。真是個小孩子,記吃不記打。”一個聲音從辦公椅后面傳出。大家立即提高了警惕,擺出了防御的陣型。

“你們來了啊。沒想到你們居然能來到我這里,真是失算了。你這個最高戰術指揮官有兩下子,我不該小瞧你。”塔露拉慢慢的把辦公椅轉過來,“不過看起來,你們也損失慘重嘛。”

“少廢話,看在跟你們作戰了這么久的份上,明年的今天我會去為整合運動全員上柱香的。不過僅此一年。”纏丸對塔露拉說道。

“哦,是嗎?”塔露拉并沒有廢話。她隨意揮動了一下右臂,只見許多束火向我們襲來。

“全體防御!”重裝士兵將盾牌緊密的列在鎮前,術士們在后面吟唱著咒文,召喚著雨雪。就這樣陣線一點一點的向前挪動。

“有意思。”塔露拉在空中凝練出幾根用火構成的標槍投擲向我們。

第一排有幾個士兵倒下,但很快就有人補上。陣線并沒有停下來。

“這個呢?”只見一條火龍在塔露拉的頭頂盤踞,氣溫瞬間上升,“你們的體力也快到極限了吧?”

火龍瞬時向我們襲來。

閃靈突然沖出陣列一劍斬斷了火龍,又展開了教條立場保護我們免遭傷害。術士們得到了喘息之機,迅速釋放出大量的風雪降溫。

“一襲黑衣的薩卡茲女性,手中握著一把鑲嵌著源石的形同法杖的劍。沒有敵人看見她出劍,因為敵人在瞬間就已經倒下。原來你就是那個“赦罪師”、薩卡茲一族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劍圣閃靈啊,久仰大名。”塔露拉說道。

“我是薩卡茲人,但我只是個醫療者,我也不是什么赦罪師,我是使徒。”

“可是你的族人可不是這么跟我說的。”只見本來還是空無一人的大廳里突然出現了大量的薩卡茲族的雇傭兵。“他們告訴我,薩卡茲的天才只有薩卡茲人才能打敗。”

“你在干嗎!閃靈!”凱爾希急忙上前,一把將她從一個雇傭兵身旁拉回,刀只差一點就要砍刀閃靈的要害。

“抱歉,讓你操心了。博士,這些雇傭兵都是亡命之徒,憑我們現在的狀態根本無法打倒他們,再加上一個塔露拉,更不可能。留在下面幾層的干員也有陸陸續續趕來的,看來下面的戰斗應該已經結束了,整合運動的骨干已經被我們基本打倒,一個塔露拉和這一群雇傭兵今后不足為慮。我們現在邊戰邊撤,返回羅德島,休養生息一段時日再回來決戰。到那時憑借我們的絕對優勢,一定可以根除整合運動。”

“這……”凱爾希不知所措,看向我。

“說的有道理,大家的確都很疲乏了,不適合繼續與強敵戰斗。”我點了點頭,“就按你說的做,但是我們現在要先把傷員撤回營地、讓可以繼續作戰的人員補充上來然后有序的一點點撤退,否則就會變成大逃亡。你說呢,凱爾希醫生。”

“一切都由博士安排。”

我們開始緩慢而有條不紊的邊戰邊撤。

“你以為這是羅德島嗎?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給我上,封鎖住他們的退路。”

一聲令下,部分雇傭兵開始想要從后側包圍我們。但是下面三層的干員和士兵陸陸續續的趕來,雖然不多,卻使得整合運動始終無法封住我們的退路。

見此情景,塔露拉急忙用火焰圍繞住整個房間。但是在我們的攻擊下,她顯得力不從心,火焰包圍圈逐漸出現紕漏。

“夠了,都給我停手。”一個熟悉的聲音說道,“塔露拉,薩卡茲雇傭兵,凱爾希醫生,博士,你們都給我停手。”

她緩緩的走出來,大家都像突然癡呆了一樣愣在原地。我本以為自己做好了心理準備,但卻也深深的吃了一驚。

第七章  一個人

“阿米婭!你為什么會在這里!”凱爾希驚呼。我在一旁沉默不語。

“難道你加入了整合運動嗎?”最前排的閃靈問道。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阿米婭平靜的回答道。

她已經不再是那個擁有小孩子外表卻深受大家信賴的羅德島最高執行官了。曾經充滿笑容的臉龐已經變得毫無表情,語氣也一改往日的活潑和些許的天真可愛,只留下平靜和淡淡的寒冷。她的神態有些憔悴,還有些憂傷,不,與其說是憂傷,不如說是無法向人傾訴的悲痛。眼睛里充滿著血絲,身體變得消瘦,聲音也有些沙啞,如果不是她親自站在這里向我們說話而只是一張側面的照片的話,那肯定沒有人會去相信這個人就是阿米婭。

“怎么,念起了故舊之情?”塔露拉望向了阿米婭。

阿米婭并沒有理會塔露拉,而是轉向了我。“博士,您果然還是看穿了我的計策。請進來吧,我想和你單獨談談。”

“阿米婭!你為什么要投靠整合運動?不是說好了要在羅德島一起尋找拯救感染者的方法,掃去籠罩這個世界的陰霾的嗎?難道當初你就是在欺騙我們、利用我們?”凱爾希憤怒的問道。

“拯救感染者,拯救世界,一直是我的夢想,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也是。”

“那你為什么還要投靠整合運動,他們是破壞者而不是拯救者啊!”

“因為我發現拯救的唯一方法就是先破壞然后再拯救。”阿米婭突然看向我,“博士,這一點你是清楚的吧?”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我回應道。

“我和你的目的是一樣的,你要拯救你的家園,我要拯救我的同胞然后帶領他們返回家園。”

“你究竟想說什么?”凱爾希問道。

“博士,我已經找到了同時解決這兩個問題的方法了,請隨我進來吧。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博士,別信她的鬼話,我們還是按照既定方針有序撤退。”閃靈握住了劍柄。

“你們現在即便一起向我發起攻擊也無法傷及我半毫。如果我想傷害博士的話,我早就動手了。”

寒光一閃,閃靈在一瞬間拔出劍以極快的速度向阿米婭砍去。她突然愣住了。只見阿米婭用兩根手指夾住了閃靈的劍。閃靈想要把劍抽出來,卻發現阿米婭的力量大得驚人,劍居然紋絲不動。

“難道你以前一直在隱藏實力?”

“并沒有,這只是我最近獲得的。”阿米婭松開了手,隨意彈了一下劍身,居然震得閃靈快要握不住劍,“博士的力量遠比我強大的多。你們大可放心。”

“這怎么可能?”凱爾希望向我。

“我隨你去就是了。不過在此之前你要放他們走。”

“沒問題。你們走吧。”阿米婭說道。塔露拉點點頭,所有整合運動的士兵和薩卡茲雇傭兵都退下了。

“我真的對你刮目相看了。”塔露拉對我說道,“你真是個有膽有識的人。你化被動為主動,擊敗了我們的干部,即便阿米婭不出來制止你們也能全身而退。而你更敢于一個人待在整合運動的總部,勇氣可嘉。”

我并沒有理會她。

“博士,請務必把這個帶上。”我接過了閃靈手中的劍,徑直向阿米婭走去。

本文標題: 【同人】明日方舟同人——《再尋方舟》2 新聞轉載自網絡,不代表本站立場,如若有問題請聯系管理員,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rhfpp.live/dazahui/46759.html

為您推薦的相關新聞

辽12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