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大雜燴新聞 > 新聞正文

【同人】俺妹同人黑貓線——《終末的圓舞曲》3

本欄目長期入口為APP端新聞頁面的第三個大圖喲!!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創

本欄目長期入口為APP端新聞頁面的第個大圖喲!!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創-標題-TAG-作者/動漫之家ID

請附帶文檔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對不予通過

投稿通過后的文章會逐步發送上線

歡迎大家前來投稿

如果遇到特別對胃口的,會有編輯姐姐來邀請你一起出本子喲~

原創同人匯總頁:點此跳轉


終末的圓舞曲2

作者:MrGrezy

終末的圓舞曲1   終末的圓舞曲2

【10】「松戶BlackCatS」

「黑貓氏,你說的是真的嗎?」

「嗯,自從千葉溫泉街那個比賽結束以后就有了。」

「那,你有沒有那個人的地址?譬如郵件上或者賬號上...」

「這個人,比我想象的要狡猾。」

「也就是說...沒有,對吧」

「嗯。」

「那可怎么辦吶...你已經舉報了嗎?」

「舉報了,但是遲遲沒有回應,不知道那個博主在想什么...」


剛剛踏入約定地點的門,我就在一旁聽見了這些內容。

說實話,本來看見桐乃就已經很讓我緊張了,現在黑貓這邊又不知道出了什么問題。我的胃在隱隱作痛。

「喲...喲,黑貓,沙織,我來了。」

我故作鎮定地打了聲招呼,她們卻立刻停止了談論。

「兇介氏,你很守時嘛w」

黑貓則是端起了面前的紅茶,沒有說話。

「啊,是啊,我怎么敢遲到呢。對了,沙織,你們剛剛在講什么呢。」

沙織聽到我的話,意味深長地看了黑貓一眼,似乎在確認是否要告訴我。

黑貓沒有放下茶杯,微微點了下頭。

沙織做了個「知道了」的手勢,然后推了推她那副又大又圓,遮住了她半邊臉的眼鏡。

「兇介氏,黑貓氏她啊...」

沙織為我詳細地說明了一切,好像是那天溫泉街的妹殲比賽上,黑貓的表現實在太過搶眼,第二天她的錄像就在wiki上引發了話題,并且連真正的妹殲ID都挖了出來「松戶BlackCatS」。

起初我覺得沙織說的事情沒什么奇怪的,可是,黑貓卻指出,「松戶BlackCatS」并不是她的ID,這個ID的結尾多了一個大寫的S。

確實,我回想起來,之前看黑貓和桐乃對戰的時候,黑貓的ID的確沒有S。

「這就奇怪了,為什么ID會被寫錯,難道是不小心的嗎?」

「估計不是desu」

沙織又推了下眼鏡,否定了我的猜想。

「為什么?」

「因為在這個帖子發出來沒多久以后,那個所謂的黑貓氏本體,「松戶BlackCatS」跳了出來,用了和黑貓氏一樣的資料,包括頭像,在wiki上大肆嘲諷在大賽中敗在黑貓手下的對手。」

「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涼氣。

黑貓放下了紅茶,嘆了一聲。

「起初我也不知道那個人為什么要這么做,可是當我用我的ID反駁的時候,被那個人說是盜版...」

黑貓咬緊了嘴唇,但是臉色還是很平靜,看樣子是在控制自己的情緒。

她手里的茶杯在微微發抖。

「其實實際情況比黑貓氏說得要嚴重的多。」

「舉報了嗎,那個人。」

「舉報了,但是并沒有回應。」

「那...后來呢」

「后來,那個人就開始給黑貓氏發郵件,說是可以承認自己是盜版并且歸還她的名譽,但...」

「但是什么?」

我著急的站了起來,盯著沙織。

「兇介氏,你先平靜下來...黑貓氏都沒有像你這么激動」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有不少人因為我的突然站立在看著我們這一桌。

我羞愧的坐下了,但還是很關心后來的情況。

「嘛...但那個人提出了交換條件。」

「什么條件...?」

我壓低了聲音。

沙織又看了黑貓一眼,黑貓面無表情,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那個人要求...黑貓氏要無條件聽從他的命令一天。」

「啥!??!」

我叫出了聲音,結果在這里鬧出了更大的騷動。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身上,但我已經無心關注這些。

沙織接著點了點頭

「不知道這所謂的聽從命令會是怎么樣的...后來黑貓氏問他這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時候,那個人沒有直接回答,只是說絕對不是什么過分的事情,都只是些普通的要求,而且說只給她兩天時間考慮。」

「如果真的是...」我感到嗓子里有股沖動的血要噴涌而出,心臟不停地敲打著我的胸膛,「如果真的只是普通的要求的話,何必弄得這么麻煩?」

沙織點點頭表示同意。

黑貓則是安靜地盯著生氣的我,好像在看一出表演一樣,目光欣賞般的在我臉上掃來掃去。

「黑貓,你怎么不著急?這可是...」

「這種人無非是社會底層的渣滓,我本來不想理他的,可是既然他這么做了,我也不能讓他再這樣胡作非為下去。」

黑貓一字一句的說,絲毫聽不出有情緒的波動。

「那,你要怎么做?黑貓」

沙織也露出了想知道的表情。

但黑貓她卻面無表情地搖了搖頭。

「我還沒有想好。」

「......」

我徹底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但,前輩」黑貓重新用不容否定的目光看著我,「讓你知道不是向你求助。我只是想在處理這件事情的時候,可以得到你的理解。」

「所以?」

「我決定接受那個人的條件。」

「我,拒,絕!」

「就是啊,黑貓氏你要想清楚啊,這可...」

「我想清楚了,這個人無非就是想向我索取什么,既然他說不是過分的要求,那我也就給他。」

「可...」

「那段錄像里面有我,雖然拍的不是很清楚但足以認出我來。如果不趕快接受要求讓他刪除的話...」

黑貓停頓了一下。

「...后果不堪設想。」

的確,現在通訊科技這么發達,如果這個帖子就這么火下去,那黑貓以后說不定就會成為過街的老鼠了。

真是諷刺。

「...」

沙織好像被徹底說服了,沉默地盯著著面前的紅茶發呆。

但是,我絕對不能接受這種選項。

這個人的本意我還不知道,但是他在打壞主意是肯定的。

假如黑貓答應了他的條件,然后他又反悔提出了過分的要求,再以這個帖子作為威脅,那黑貓還是會處于危險的境地。

絕對不行!

我拍下桌子正想開口,卻被黑貓制止了。

「前輩,我說過了,我告訴你不是為了你的幫忙。如果你依然想要放任你爛好人的性格...」黑貓站了起來,指了指我,「那我們以后就真的不要再見了。」

說完,黑貓整理了一下包,徑直地走了。

然后,我看見隔壁的桌子有人對著她指指點點,好像在確認她是不是錄像中的那個人。

我瞪了他們一眼,他們聳了聳肩,才又繼續討論別的話題。

我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似乎還沒從剛剛的事情中反應過來,呆呆地注視著黑貓的那杯還在冒著熱氣的紅茶。

絕對不能這么做。

黑貓如果真的答應了他,后悔也來不及。

可是...她似乎不愿意我幫忙...

「沙織...這可怎么辦吶」

「在下也不知道...」

沙織也苦惱地搖搖頭。

「難道要放任黑貓去這么做嗎?」

「在下覺得不行,可黑貓氏她似乎...已經下定了決心吶...估計明天就會回應那個人吧。」

「咕唔...」

難道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嗎?

黑貓啊...


對了,或許有個人可以商量一下。

一個擁有絕對經驗,并且還有職務之便的人。

「沙織,我先走了,我想起來一個人或許可以給我們幫助。」

「好,京介氏,那在下也告辭了」

和沙織分開之后,我急急忙忙往回趕。

今天他輪休,剛好無所事事地在家。

天助我也!


「老爹!!!」

我撲通一聲,土下座在父親面前。

「怎么了,忽然這樣?」

父親似乎不怎么驚訝,只是將我扶起,盯著我。

「我有件事情想找你商量。」

我記得之前似乎也有那么一次這種情況。

「...有話快說」

不能讓他知道是黑貓被這樣了。

我措了下辭。

「我女裝照被人傳到網上了!現在有人正在以此來威脅我!怎么辦啊!老爹!」

「噗!」

父親聽見我的話,一下子將茶噴了出來

「啊,老爹你沒事吧。」

我想要去幫他擦擦,但是他一把就推開了我。

「傻兒子,你到底在外邊干了什么事情啊!!」

「對不起!」

我嚇得再次土下座。

「請老爹務必幫幫我!我現在的處境很恐怖!」

「...」

父親沉默地思考了一會,才揮了揮手說,

「好吧,說來聽聽,是怎樣的處境。」

于是我重新和父親坐回了沙發,再將黑貓遇到的事情告訴了他。

不同的是,里邊的主角變成了我。

聽完我的描述,父親用一種難以描述的目光盯著我看。

「這種事件我最近處理過不少」

他停頓了一下,似乎在梳理自已的措辭

「而且受害者還都是女裝男子。你說這個社會是怎么了,已經把異裝癖發展成為潮流了嗎。」

「老爹,不要跑題了!QAQ」

「行行。我知道情況了,也就是說,你被人要求服從于他一天否則就要讓你成為社會公敵是嗎。」

「嗯QAQ!」

「...你把那個人污蔑你的網址抄下來給我,還有那個人的賬號信息」

父親起身就要去換衣服。

「真是的,給我休息日來這么一出。我就勉強幫幫你吧。」

「是!」


等我把一切的東西準備好,他已經在門口換好衣服等我了。

「我回趟警局,幫你查查這家伙什么來頭。」

收下我寫著地址的紙條,就出門了。

臨走前似乎做了個「等我好消息」的手勢。


感覺,終于有點頭緒了。

但是,黑貓是怎么看的呢。

希望父親能查出來點什么吧。

我暗自為黑貓和父親捏了把汗。


【11】狂暴的鳴奏曲

父親去他的警局查詢資料了,而我只能在家里面等他的消息。

所以在等待的時間里,詳細地將那幾個帖子閱讀了一遍。

總的來說,那個人的措辭并沒有出乎我的意料,而且與我的想法驚人地一致。

無非就是指責每一位對手操作失誤的地方,并加以惡毒的語言來諷刺。

「這么弱的對手,真的讓我懷疑妹殲到底有沒有真正的高人。或者說,這個游戲里邊根本全都是專注于收集cg的惡心死宅,根本沒有人在意戰斗技巧。太讓我失望了。」

當然,這些帖子下面不乏有業內高手要求solo,然而這個人卻總是傲慢地以各種理由拒絕。

現在,這個帖子的點擊量已經超過了之前的兩倍,而且正在以極高的速度增長。

有不少都是其他圈子里面過來看熱鬧的,當然也不乏一些媒體記者。

而且,現在這個帖子還出現在了首頁推薦里邊。

可以說,如果再這樣下去,別說兩天了,兩個小時以內視頻里那個黑色lolita少女就要附帶上他的「事跡」傳遍整個日本的網絡,并大肆渲染上莫須有的罪名。

「太...太恐怖了,網絡」

我不禁對眼前這個怪物發出畏懼的感嘆,也深切地痛恨那個假冒黑貓的人。

要是他落在我手上...我就很保證他的安全了。

這時候,wiki內部交流信息提醒我,有人私聊了我。

我點開來,發現是沙織。

「貴安,兇介氏」

說實話,沙織在網絡上的發言總是可以讓我感到這是個深藏不漏的大小姐。不接觸就很難想到她在現實中居然是個如此標準的御宅族。

「下午好...」

「怎么了兇介氏,感覺你不太對勁啊」

「那還用說,任何人知道了黑貓的事都會這樣的吧...」

「果然是黑貓氏的事情嗎...剛好,在下其實是來告訴你有關這件事情的消息的。」

我打了個冷顫。

「什么消息!」

「哎呀,兇介氏你不要這么激動嘛...這個消息并沒有太大的價值啦。」

「...快說」

「好吧。其實,在下一直很奇怪一件事情」

「嗯?」

「就是那些帖子明明被舉報了,但是wiki那邊的人遲遲沒有回應,這很反常。」

「繼續」

「所以在下就拜托了一位「朋友」幫助了在下,查出了那個人的網站瀏覽記錄。」

「駭...駭客?!」

「是黑客啦...總之就是這么一位厲害的人,查出了這些。然后,在下發現...」

「發現了什么?」

「這個人好像就是wiki論壇妹殲專版的版主哦。」

「啥???」

可能沙織通過這三個問好發覺了我的懷疑與吃驚,過了有一會才發來接下來的消息。

「這樣說來,想想也是。到底是什么力量一直在保護這些帖子不被刪除呢,而且黑貓氏在論壇里面的辟謠帖都被刪除了,ID還被送進了小黑屋。而那個人還是一直在興風作浪。這樣考慮的話,確實只有版主可以這做到了。」

「也就是說,現在那個「松戶BlackCatS」是那個家伙的小號吧!」

「可以這么說。」

我感到自己的身體在燃燒,怒火已經積累到了極點。

「但是為什么那個家伙要這么做?」

「其實,兇介氏,你只要看看版主他賬號記錄里面,在各種帖子里的留言就知道啦。」

我退出了聊天室,找出了那個版主所謂的大號,查看回復歷史。

清一色的,都是在妹殲相關coser的帖子里面的評論。

一開始我覺得沒什么異常,是個心智健康的男人都這樣...直到我翻到了他一篇用來道歉的帖子。

帖子很長,我就不詳細說明了,只說重要的部分。

這個家伙,好像因為語言性騷擾一位coser并一直糾纏,遭到了舉報并引發眾怒。

然而看似悔過的這篇道歉帖,全程看不見他說的任何一個「對不起」或者「抱歉」。


我沉默地看著版主用妹殲女主作的頭像,不知道該如何發泄自己的情緒。

「我看完了」

「兇介氏你看到他那個道歉帖了吧?」

「嗯」

「其實這個帖子他曾經想要刪除過,但是后來被發現了,他只能再次上傳。」

「...魂淡!」

我的所有憤怒凝聚成了這兩個字。

混蛋!!!


等到父親回來時,已經是接近晚上了。

我一直坐在門口的臺階上等他。

期間思考了無數對策,并且已經決定好如何將他安詳地送去極樂世界。

當然,這些是沖動的想法。

現在,我只想知道父親他查到了什么。

只見父親他提著一個黑色的袋子,但是不是很大,不透明的顏色表明里邊是不能讓外人知道的資料或者文件。

「兒子,我查出來了,這個人」

「?!」

沒想到警察的辦事效率這么高。看來父親他黑幫老大的臉不是白長的。

「廢了我好大的勁呢...你可得好好感謝我。」

說完,他把那個輕飄飄的袋子遞給了我。

我打開一看,里邊只有三張A4紙。

第一張,是那些網站已經帖子的截圖,那個家伙的小號被紅色的筆打了個大大的圈。

第二張,是一個人的資料。

「這個人有案底,」父親停頓了一下,「是性騷擾和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罪名。要是當時警察去晚了一點,就得變成謀殺罪。」

父親將重音放在了最后三個字上面。

我不寒而栗。

這種人...怎么能這樣被輕易地放出來。

父親讀懂了我的表情,解釋說

「當時對這個人的審判我也出席了。畢竟一個年輕的警察還是需要一點法庭的經歷。當時,整個法庭很奇怪,似乎所有的人都在為這個人求情。后來法官似乎也開始同情他,便從輕判罰了一個有期徒刑。」

「后來才知道,那個人收買了法官。不過知道真相的時候,那個人已經出獄了,而且法官也已經因病去世,所以就這樣不了了之。」

現在我能確定了,這個人是個徹頭徹尾的渣滓,社會的敗類。

然后我翻開了第三張。

「感謝現在的網絡吧,這個是那個人最后發送消息的地址。」

「???」

「我只能這么說,京介,現在的科技很發達,但總有科技無法防御的地方。」

「...」

我抬頭望著一臉輕松的父親,看來他還沒有發覺自己到底做了怎樣恐怖的事情。

謝謝你,老爹!真的非常感謝!

父親則是做了個不用謝的手勢,拍了拍我的肩。

只見一張空白的A4紙上,中間打印著黑白衛星圖像,某一點被紅筆標注。

雖然圖還不是太清楚,但是我馬上就認出標記的地點。

我重新確認了一遍,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房屋排布....不會錯


這不就在...黑貓家的隔壁嗎!!!


【12】雷鳴的變奏曲

當我發現這個人就在黑貓家隔壁的時候,我意識到,黑貓絕對不能接受那個要求。

而且,她現在的處境很危險。

我抓著那三張紙,連滾帶爬地沖出了家門。

「喂,京介,你要干什么去?」

此時我已經跑出一段距離了,回頭隱約可以看見父親在路燈下對我招手。

「我要...我突然想起有東西落下啦!」

現在如果說實情可能會耽誤很多時間,于是我就這么脫口出一個矛盾的借口。

這之后父親似乎又對我喊了什么,但是我沖的很快,距離已經不允許我聽清。

而且,現在也來不及關心這些。

黑貓,絕對不能接受啊!!

我一邊在心里祈禱,一邊向著黑貓家沖去。


跑在熟悉的路上,冷清的街道上只有月光在徘徊。

我的心情很復雜。

一半是對那個人的痛恨,一半是對黑貓的擔心。

今天回去的時候,黑貓已經表面自己將會接受條件,而且估計是越快越好。

但是我到家一直到晚上父親回來,那些帖子還在,說明黑貓至少在剛才之前還沒有回應那個人。

這么一思考,我稍微放了點心,但是腿上的速度還是沒有減慢。

可惡,這么跑...起碼還得要20分鐘。

我還不知道自己的體能能不能撐到那個時候。

要是有什么代步工具就好了。

我依然跑在去黑貓家的路上,并且開始留意路旁的情況,想看看有沒有可以加速的工具。

然后,我看見了一個銀灰色頭發的男人,推著一輛車走在路的一旁。

我一個咬牙,沖到了那個人的面前

「你...你好...哈...哈,能...能把...咳..」

長時間的沖刺加上看見代步工具的激動,我有點喘不上氣,現在我只能指著他手里的車,瘋狂的打著手勢。

但那個人似乎是認識我。

「喲,這不是高坂嗎,這么晚了還在外面跑步吶」

聽見這個熟悉的聲音,加上這標志性的頭發,我腦子里已經有了相應的人選。

「哈...哈啊...是..是我...能...能把車...哈」

「你又要借車?還有你這跑得太過頭了吧...」

三浦學長溫柔地拍著我的肩,似乎想為我疏通呼吸。

身上在瘋狂出汗,腿也開始酸痛,但我并不能停下。

我來不及解釋,動手搶車。

發覺我動作的三浦趕緊將自己的車向后推了幾步,讓我撲了個空。

而我也因為體力不支而倒在了地上。

「我說,你到底吃錯了什么藥,怎么..這么瘋狂?」

「...」

我沒有多講,趕快爬起來想繼續搶。

三浦看著如此堅持的我,似乎也無奈的嘆了口氣。

「行行行,借你借你,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我剛把我的「小法那號」保養好,你可要悠著點。」

說完,他有點猶豫地把愛車交給了我。

「謝謝!咳咳...」

這是我這幾分鐘以來說的最完整的話。

借車原因就之后再和他解釋。

所以我一個翻身上了車,用力蹬著腳把,快速離開了三浦。

然而三浦似乎發現了什么,在我身后大叫,但我卻急著趕路,沒有回頭。


有了載具,速度自然比跑步快了許多,而且也不用費那么多的體力了。

我向著黑貓家疾馳而去。

剛保養完的的車很不一般,我在5分鐘以內就到了黑貓家所在的街區。

這里離家走路不超過1分鐘。

于是我下了車,稍微安撫了一下自己狂暴的心跳,將小法那號藏在了一個絕對不會失竊的安全的隱蔽場所,才向著黑貓家趕去。

按照第三張紙的提示,我應該會路過那個人所處的房子,所以在經過時,我偷偷往里面瞄了一眼,發現燈是關著的,好像沒有人。

這就怪了,難道出去了?

我沒有多想,來到了黑貓家的門前,稍微平復了下心情,著急地按下了門鈴。


「來了來了,這么晚了,會是誰呢?」

我聽見了日向的聲音,便趕快回答。

「是我,京介!」

「啊,京介哥哥!」

日向一邊這么說著一邊打開了大門。

她穿著睡衣,頭上的馬尾也已經散開,頭發自然地披在了肩上。如果不仔細看,會以為看見了縮小版的黑貓。

「你姐姐在哪?」

我開門見山,生怕耽擱一點時間。

「啊,琉璃姐嗎...」

日向撓了撓頭,似乎在回憶。

「好像突然說要去辦件重要的事情,就一個人出去了。」

「!!」

我一驚,心想完了,我還是來晚了。

...不對,在確認之前,什么都不好說。

我這么安慰著自己,抱著一線希望摸索著我的手機,但是發現自己的口袋已經空空如也。

手機不見了。

我突然想起來三浦在臨走前好像喊了什么...

不會就是我的手機掉在了那里吧!

我懊惱的錘了自己一下。

我怎么這么無能!連手機都能弄丟,現在黑貓不知道到底怎么樣了,也無法確認她到底有沒有接受條件。

我痛苦地坐在了冰冷的地上,覺得一切都完了。

淚水快要沖破限制,眼前已經模糊成無數的光點。

黑貓...我的黑貓...


「前輩?你怎么...在這里?」

「啊,你回來啦~」


我聽見了那熟悉的聲音從我背后的上方傳來。

馬薩卡...!

我擦干了淚水,扭頭向上望去。

黑貓站在我的背后,不解地看著坐在地上的我,手里還提著某家便利店的袋子,里面塞滿了各種各樣的商品。

標志性的黑色長發,不高的身材,陶瓷般白皙的皮膚...

出現在我面前的,不是別人,正是黑貓。

要不是當時有日向在場,我可能真的要一下子撲上去了。

不過現在不是談論這些的時候。

萬幸的是,黑貓似乎還沒有答應那個人的要求。


黑貓似乎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么,笑著看著我

「前輩,你就這么擔心我?這么晚還特地跑到我家門前來哭」

「無路賽!我...我超擔心的啊...」

黑貓嘆了口氣,做了個無奈的表情。

「嘛...畢竟面對這種人,最好不要過早地滿足他的要求,能拖則拖,否則以后會沒完沒了的。」

「是...是啊...」

我已經完全放下心來,但是,黑貓似乎還不知道真實情況。

「那個,黑貓啊...」

「前輩,先進來吧,坐在外邊似乎沒有那么好受吧。」

「啊...好」

我起身拍了拍土,跟著黑貓進入了家中。


【13】激奏的華爾茲

「所以說,哥哥,那個人最后發消息的時候,就在我家隔壁?」

「嗯...等等,你為什么要叫我哥哥?」

黑貓用手遮住了上揚的嘴角,露出了感到有趣的表情。

「啊啦,我不是說過嗎,在兩個人獨處的時候,我會叫你「哥哥」。怎么,難道要加上「大人」嗎。」

黑貓之前確實這么說過,不過當時我以為這只會是一個玩笑。

「...我覺得還是前輩比較好」

「好的,哥 哥 大 人」

「結果完全沒有在聽!」

算了,反正也就我們兩個人,也無傷大雅。

我清了清嗓子,選擇了盡可能嚴肅的語氣

「黑貓,你現在的處境很危險,你知道嗎?」

「我當然知道,和哥哥兩人共處一...」

「我說的不是這個啊!真是的,戲弄我很有趣嘛...」

黑貓則是輕輕笑了兩聲,似乎是作為了回應。

「總而言之,黑貓,這兩天你最好換個地方住,等事件解決之后再回來。」

「可以是可以。」

黑貓站了起來,在客廳里面來回踱步,似乎在思考著什么。

我看著她低頭苦惱的樣子,喝了口面前沏好的麥茶。

黑貓不知何時就這樣走到了我身后,突然就趴在了我的背上。

我的后背和她親密接觸,感受到一種奇妙的觸覺。

「黑貓...?」

她應該是跪在了地上,把手按在我的肩上,不知是故意還是無心,身體在緩慢摩挲著我的后背。

我的四肢僵硬住不能動,因為太過突然所以不知道該怎么辦才行。

「唔呼呼...」

黑貓只是這樣笑幾聲,我感受到她到達了我的耳邊,呢喃著

「那,哥哥大人覺得,我應該去哪里住好呢...」

黑貓呼出的熱氣一陣一陣拂過我的耳朵和臉頰。我感到臉上是如火燃燒一般。

「s...stop!」

我意識到大事不妙,如果再這么下去,會鑄下大錯的。

我慌忙地想逃離黑貓的控制,但卻無濟于事。

黑貓的手已經變成了環抱我的姿勢,頭依然在我的肩上,我可以感受到她的頭發掃過我的臉頰。

「不行...黑貓...現在太早了...」

我咬著牙做出最后的反抗,不料后背馬上就失去了觸感。

黑貓起身回到了桌子的對面,重新坐下了。

不過她似乎在興趣盎然地看著我的反應。

不過她臉上的紅暈還沒有完全消失。

「你剛剛在干什么!黑貓!」

我忍著羞恥大喊。

「取材」

「...什么?」

「為了獲取經驗畫出更真實的場景而進行的一種實踐活動,叫取材。」

「我可不記得你問過我的意見...而且那種事情在之后做也沒關系吧...」

「嗯?在家里,哥哥不都是無償為妹妹服務的嗎?」

「當然不是啊!」

黑貓沉默地看著我。

「說是這么說的啊...」

她似乎得到了滿意的答案,微笑地點了點頭。

我不知道今天怎么了,總覺得,黑貓有著一種無法描述的魅力。

我搖了搖頭,丟去了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

「哥哥,你還沒有恢復過來嗎?」

「當然了,畢竟剛剛那些行為太過激了,,況且你是...」

「我是?」

黑貓饒有興趣地重復了我結尾的兩個字。

「沒什么...」

我意識到自己差點說漏嘴,然而黑貓卻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這家伙...絕對是故意的。

我再次清了清嗓子

「那,黑貓你有想法嗎,關于這件事」

「算是有一點吧」

「嗯」

「我很感謝哥哥這么關心我」

「嗯?」

「但是,這畢竟是我的事情,所以我自己來解決也沒什么問題」

「你是想說不想我來摻和?」

黑貓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

確實,黑貓在白天就這么表明了態度。

可是,她面對的可不是一般的人...那可是,殺人犯吶

「可是...」

「沒關系。」

黑貓還是一如既往地倔強,但是,她絲毫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我不希望讓黑貓獨自一人來承擔這些風險,更不允許自己的旁觀。

要是因為自己的順從,失去了黑貓,可能我會后悔一輩子的。

況且,我已經失去過一次了。

從以前開始也是,每次到這種時刻,我都覺得自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我用力拍了下桌子,站起身。

「我拒絕。」

「...哥哥你以為這么說就有用嗎」

「嗯」

黑貓突然就轉變了說話的語氣。

「我們現在并沒有任何的關系,我不需要你這么做。」

「黑貓你面對的將是無法預計的危險,我不允許你這么做。」

「呵呵,前輩的口氣倒是不小。你說的漂亮,但是其實你也完全不知道該怎么做,不是嗎。」

「......」

被黑貓說中了。

在我沖過來的時候,我確實沒有考慮接下來該怎么做這么多,只是覺得黑貓處在危險中,不能這么待在原地。

「所以,前輩,你的關心我收下了。我們只是同一個學校的學生,再進一步講,充其量只是**妹的朋友。」

擺出了這種態度嗎...明明剛才取材時還那么親密。

我緘默地看著黑貓。

「時候不早了,如果前輩你只是來說服我的話,可以回去了。我不會改變主意的。」

黑貓現在的表現和剛剛有極大的矛盾,這只能說明她還在動搖。

明明如此期待著幫助,但是卻如此決絕。

到底是什么...在阻止著黑貓接受幫助。

黑貓打開了門,那里直通離開的地方。

我咬緊了牙,努力思考著答案。

她盯著我,眼神逐漸冷漠。

「前輩,請你離開」

「黑貓。」

我得出了一個答案,但是是模糊的。

我不知道答案正不正確,但是不嘗試一下的話,就失去機會了。

「怎么,我說過了,說服我是不可能...」

「我,或者是我們,完全是出于自愿來幫助你的」

聽見我說出這些話,她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你在說什么啊,前輩」

「所以,即使有什么危險,我們也不會害怕,更不會擔心受到傷害。」

「.......」

「但是,如果因為我們的旁觀,而導致了你的傷害」

我停頓了一下,觀察黑貓的反應。

此時她眼中的冷漠已經變成了深邃的思考。

答案對了嗎?

「我,肯定會難受后悔一輩子的。」


沉默在房間里擴散,黑貓低下頭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尷尬地站在房間里,不知下一步該怎么做。

突然,我從黑貓整齊的劉海下,看見晶瑩的淚流下臉頰。

我走到黑貓的面前,沉默地撫摸著她的頭,就像是對自己的妹妹那樣。


「哥哥...你說的...是真的嗎」

「嗯」

黑貓沒有回答我,我也停止了撫摸的動作。

正當我在想接下來我該怎么繼續說服她的時候...

黑貓抱住了我。


「黑...黑貓?」

「對不起...京介」

「沒關系,沒關系的」

我想著黑貓終于變得坦率,安心地嘆了口氣。

房間里的兩個人的心,也因此而緊密地聯系在一起。


「瑠璃姐?!」

正當我們兩個保持著這樣的姿勢時,我聽見了日向驚訝的叫聲。

黑貓身體一也是一顫,快速地離開了我。

日向持續震驚地站在那里,視線不停在我們兩個之間跳躍。

黑貓則是恢復了原來的狀態,一臉善意地對日向說

「日向,剛剛你看到的是幻影,是我創造的假像。」

「可...可是」

日向顫抖的手指指向了我,我只能尷尬地撓了撓頭。

「日向,如果你還是不肯相信我的話,以后你晚餐的配菜會因為暗之力的原因而永遠墮入黑暗。」

「yi...噫!我錯了!琉璃姐」

日向就這樣被黑貓嚇回了樓上。


黑貓看見日向離開了,嘆了口氣,繼而轉向我。

「抱歉,哥哥,剛才失態了。」

「沒關系啦...」

只見黑貓整理了一下因為擠壓而變得褶皺的衣服,然后再次走到我面前。


這次...又怎么了?


黑貓猶豫了一下,紅著臉踮起了腳尖

然后,我感受到了,與原來相比不知道濃烈了多少倍的,惡毒的詛咒。


本文標題: 【同人】俺妹同人黑貓線——《終末的圓舞曲》3 新聞轉載自網絡,不代表本站立場,如若有問題請聯系管理員,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rhfpp.live/dazahui/46833.html

為您推薦的相關新聞

辽12选5走势图